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景陵村经济合作社与靳全来承包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3 类别:全天计划群

  还没有帐号?当即注册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被告(反诉被告)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景陵村经济合作社,居处地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景陵村。

  法定代表人周进良,社长。

  委托代办署理人张春月,北京张春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办署理人李元贞,男,44岁,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当局司法助理员,住(略)。

  被告(反诉被告)靳全来,男,1964年6月12日出生,汉族,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景陵村农人,住(略)。

  委托代办署理人刘志强,北京市双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办署理人闫立军,男,34岁,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长陵村农人,住(略)。

  被告(反诉被告)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景陵村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景陵合作社)与被告(反诉被告)靳全来承包合同胶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讯员徐连森独任审讯,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反诉被告)景陵合作社委托代办署理人张春月、李元贞,被告(反诉被告)靳全来及其委托代办署理人刘志强、闫立军到庭加入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景陵合作社本诉诉称:2005年3月15日,我合作社为甲方、靳全来为乙方签定果园承包和谈,商定我合作社将本村村南百亩成林果园承包给靳全来办理运营,承包期为3年,于2007年12月20日终止承包和谈。合同到期后,靳全来未按商定退还果园,我合作社多次找靳全来要求其打点解除合同手续并将所承包的成林果园返还,均被靳全来拒绝,以致集体经济蒙受丧失。靳全来在承包果园期间拖欠两年的承包费46 200元,并将果园内的300棵果树私行砍伐,林业公安机关对靳全来进行过惩罚。诉讼请求:1、靳全来当即向我合作社返还承包的果园;2、靳全来给付我合作社所欠2006年及2007年的承包费46 200元;3、靳全来补偿我合作社林木丧失10万元;4、靳全来在7日内将其在该果园内栽种的树苗移走,恢复百亩果园的原状;5、诉讼费由靳全来承担。

  靳全来针对本诉辩称:两边于2005年签定的承包和谈合法无效,我方曾经履行了承包费的缴纳权利,不具有违约问题。两边签定的承包合同刻日是三年,违背了农村地盘承包法,按照相关司法注释,我方要求耽误承包刻日至70年。我方提出了反诉,分歧意景陵合作社的本诉请求。

  靳全来反诉诉称:景陵合作社2005年3月15日与我签定了果园承包和谈,商定景陵合作社将村南的65亩果园承包给我,因景陵合作社的强行要求及我的弱势地位,我无法同意了将承包期商定为3年。我对承包的果园投入数十万元资金及大量人力物力,3年刻日届满,我非但没有取得任何收益,且对果园仍然处于投入期。按照我法律王法公法律的公允准绳及农村地盘承包法的相关划定,承包期应为70年。反诉请求:1、请求判决将两边2005年3月15日签定的果园承包和谈书的刻日耽误至法令划定的70年;2、诉讼费由景陵合作社承担。

  景陵合作社针对反诉辩称:靳全来曾经与其它村民一样承包了家庭联产承包义务田,村南百亩果园承包运营权是靳全来颠末投标取得的,两边之间是在平等志愿的环境下签定的承包合同,该果园并非属于地盘承包法划定的家庭联产承包的地盘。我合作社没有任何的强迫行为,靳全来也不处于弱势地位。两边告竣了和谈,并不违背两边的实在意义暗示。靳全来承包的是曾经建好的果园,果树曾经达到了收成期而不是投入期。靳全来在承包刻日届满后私行砍伐果树,经我合作社劝阻仍没有遏制。林业公安机关认定靳全来违法砍伐果树并对靳全来进行了惩罚。靳全来的反诉请求没有法令根据,法院该当依法予以驳回。

  经审理查明:2005年3月15日,景陵合作社为甲方、靳全来为乙方签定果园承包和谈,两边商定景陵合作社将本村村南65亩果园承包给靳全来办理运营,承包年限为叁年,每年承包费23 100元, http://shore-side.net/quantianjihuaqun/48/


你可能喜欢的